53112世外桃源专家:不利气象条件、污染排放是春节期间出现重污

  人民网北京1月28日电(记者 孟哲)春节期间,工厂、工地停工,大货车小汽车都少了,是什么原因导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和东北地区出现区域性重污染天气?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柴发合表示,春节期间确实是秋冬季工业企业排放低值时期,但还是出现了重污染天气,

  柴发合解释说,不利气象条件从大形势来说,一方面是边界层低、静稳等要素配置导致不利于污染物扩散,另一方面,大气是流动的,存在着相互传输影响。近期影响我国的冷空气总体偏弱,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东北地区等地持续大范围静稳、高湿天气。同时,北部的冷空气和南部的暖湿空气交汇处,冷空气强了,辐合带往南推,集中在淮河一带,弱了就往北推,集中在太行山-燕山前。辐合带在哪些城市,按照当前的污染排放水平,哪些城市就会出现重污染。截至1月27日晚,区域大部分城市已恢复优-良水平,但北部的北京、天津等城市受辐合带影响,依然维持重度污染。28日起,随着区域整体趋于静稳,区域内部分城市浓度水平有所上升,呈轻至中度污染。

  春节期间,工业企业、施工工地、重型载货车等人为排放源与平常相比确实有所减少,但烟花爆竹燃放导致污染物大量增加,同时,排放量占比较大的重污染行业变化不大。以北京市为例,平常北京市PM2.5主要来源之一是机动车尾气排放,主要来自于机动车排放的氮氧化物二次转化生成的硝酸根离子在秋冬季PM2.5中一般占20%左右,重污染期间最高可达40%;而春节期间北京市PM2.5中硝酸根离子占比仅为10%左右,确实有所下降。但与此同时,烟花爆竹燃放增加了新的污染物排放。除夕夜间至初一凌晨,各地烟花爆竹集中燃放导致空气质量快速转差约2个等级,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典型城市的PM2.5组分中,和烟花爆竹燃放有加大关系的氯盐、钾离子和镁离子等组分浓度迅速上升,其中钾离子和镁离子浓度比非燃放时段分别上升高达50和100倍左右;北京市上述离子组分占PM2.5总量的55%-75%。

  除了烟花爆竹燃放的影响,工业企业也不容忽视。春节期间工业活动水平显著下降的主要是铸造、建材、家具、板材加工等轻工业行业,而高污染的钢铁、炼焦、玻璃、耐火材料、化工、制药等重化工行业存在大量不可中断工序,部分企业还承担着协同供暖任务,春节期间仍需要持续生产。同时,燃煤电厂、供热锅炉等要保障社会正常运行和居民采暖需求,仍需持续运行,排放强度与日常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这些企业要保障正常生产,还需要大量的重型载货车提供物料运输,这部分排放量也没有明显下降。

  在谈及今年大多数地方都采取了禁限放措施,为什么污染还这么重时,柴发合表示,今年各地都出台了不同程度的禁限放规定,起到了比较好的效果。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大年初一PM2.5平均浓度和去年同比下降18%,峰值浓度也有所降低。

  虽然有了禁放要求,但大部分地区主要是城市主城区禁放,大量的城乡结合部和农村地区没有禁限放要求,禁放区相对来说占比很小。从监测数据也能看出,除夕夜到大年初一,农村地区浓度最先快速抬升,形成污染团后逐步蚕食城市,最后形成大面积污染。形成的污染团在不利气象条件下,始终滞留,北京市截至1月27日,氯盐、钾离子和镁离子等组分仍占PM2.5总量的20%-30%。有的地方禁放措施比较严格,效果就比较好。

  河南省实施全省域内禁放,全省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45%以上;与非燃放时段相比,17个城市中只有4个城市PM2.5浓度有所上升,且上升幅度均未超过100微克/立方米,未出现城市爆表现象。但有的城市烟花爆竹影响仍比较严重,例如保定市持续10小时AQI爆表,辽宁鞍山、锦州等城市烟花爆竹燃放对PM2.5浓度贡献上升较为明显。

  需要关注的是,1月29日(初五)夜间是烟花爆竹燃放高峰,叠加不利气象条件,有可能在现有基础上导致空气质量进一步恶化。

  其他地方都好了,为什么北京及周边城市还持续重污染,污染过程什么时候能结束?柴发合表示,根据最新空气质量预测预报结果,北京市预计到1月30日(初六)前仍会持续污染天气,但由于中低层以弱北风为主,污染程度较前期有较为明显降低。30日有东路冷空气从辽宁至山东半岛一线影响华北地区,冷空气影响地区空气质量逐渐好转。但由于是冷空气偏东,北京及太行山沿山一带缓解较慢。2月1–2日,受新一轮弱冷空气影响,太行山沿线日,冷空气加强,53112世外桃源,区域整体空气质量好转。

  汾渭平原预计2月2–3日受西北冷空气影响,扩散条件逐渐好转,区域大部以良至轻度污染为主。东北地区预计1月29–31日扩散条件有所改善,区域大部空气质量以良至轻度污染为主。

  “春节期间是工业企业排放强度较低时段,抛开烟花爆竹影响来看,在这个时期,遭遇不利气象条件,依然会发生重污染天气,说明我们当前污染排放强度依然很高,大量不可中断工序的高污染行业的存在,排放总量仍超最小环境容量。”柴发合认为,应当以在不利气象条件下,不出现重污染天气为目标导向,进一步加大产业结构、能源结构、运输结构、用地结构调整力度,不断改善空气质量。

  长江禁渔只为“年年有鱼”“从未遇见,听闻已是永别”——新年伊始,长江白鲟灭绝的消息霸屏,它们以决绝的背影,在社会和网络上泛起了最后一阵涟漪。在漫长的1.5亿年历史中,长江白鲟带着自白垩纪而来的“复古外形”,历经风浪,却无缘跨入2020。从此,再无“伯牙鼓琴,鱏…【详细】